[转载]我去了几个绿帽论坛和QQ群,试着了解淫妻癖和绿帽奴的世界

[转载]我去了几个绿帽论坛和QQ群,试着了解淫妻癖绿帽奴的世界

对26岁的埃里克(化名)来说,比起与姑娘初尝云雨时的泛善可陈,第一次偷看 AV 的经历才更是他 “性史” 上浓墨重彩的一笔。在跟我聊起16年前的那个炎热的下午时,他极具耐心地跟我勾绘着每一个细节:

“那会儿正是小学放暑假,父母怕我一个人到处撒野,就把我搁到了上高中的堂哥家 —— 其实那会儿他也没空搭理我,我们一直是各玩儿各的。有天路过他父母的卧室时,我发现门虚掩着,堂哥正在里面偷偷地看黄片。那天阳光很烈,即使拉着窗帘也有光从布的缝隙里漏出来,我得眯着眼睛聚精会神才能看清楚电视机里的画面。片子是欧美大性趴那种…… 那种视觉上的冲击、窥探的快感跟罪恶感交织在一起,像块大石头一样压在我身上,让我快走不动道了。没过多久我就被堂哥发现了:他愣了一下,然后嘲弄似的让我一块进去看,还弹了一下我下边,我羞愧得差点哭出来。”

多年后,当他带着满脑子的 AV 画面草草结束处男之身时,他趴在女友身上,犹豫了好一会儿才没把那句 “就这样?这也没什么啊” 说出口。他慢慢发现,能带给他快感的不是占有欲不是两腿之间小老弟上密集的神经,而是在偷窥电视屏幕上欧美大性趴的那个下午感受到的视觉冲击、罪恶和耻辱。

我是在一个淫妻癖交流贴里认识的埃里克。帖子里,埃里克在大肆 “安利” 了一把自己年轻貌美聪慧可人的妻子后,对 “希望与其联系” 的男士也做了一番限制:身体健康、聪明有野心、高大威猛(有肌肉加分)、性能力强——与他对自己 “工作稳定,性格温顺” 的评价形成了鲜明对比。

“这事儿我跟她磨了好久才把她说服。还记得我们第一次实践完事后跟她回家的路上她哭了,问我是不是根本不爱她 ——  我真的没法儿更爱她了,但比起万事亲力亲为,把她与人一起分享就是我爱她的方式…现在看来,她也喜欢上这种刺激了。到现在我感觉最棒的一次是夫妻俩一起约了个人去 ktv ,他俩在沙发座上酣战,我在角落里看着。那天约的小伙子是头一回干这事儿,到一半有点不好意思,问我要不要一起参与 —— 我羞愧极了,赶忙表示还是默默看着就好。当时的感觉,跟在堂哥那儿偷看 AV 那次一模一样。”

http://ww1.sinaimg.cn/large/0060lm7Tgw1f6fe3jvmdzj30kf0cvtb4.jpg

不同于埃里克宿命般的斯特哥尔摩式淫妻情结,在我加入的淫妻癖 QQ 群里,一句 “石破天惊” 的发言让我注意到了 “如风”(当然,也是化名)。

“我曾经有十分严重的处女情结。” 如风这样说道。在我 “怎么样才算严重” 的追问下(想要和他聊起来,就得先称赞他发来的老婆裸照多么浪多么骚让人多想来一炮),他犹豫着回答:“记得以前连女友初吻被别人夺走了这种破事儿都特别难以接受。” 停顿了一会儿,他补充:“那会儿真是够缺的。”

可正是对女友 “有过前男友因此清纯不再” 的愤怒,才让他发现了自己的癖好 —— 在一次主旨为 “你一个女孩子怎么能随随便便跟人上床” 的吵架中,情绪失控的 “如风” 开始逼问女友跟前男友亲热时的细节。当对方只言片语的回答被他脑补成画面时,他突然发现自己的怒火不知道什么时候被荷尔蒙替代了。

 

性爱专栏作家丹 · 萨维奇曾指出:“淫妻癖是丈夫对妻子出轨的焦虑的情色化” 。

 

有了荷尔蒙的驱动,一切就都好说了:如风马上成为了 “绿帽文学” 的狂热爱好者,并很快在线上组织找到了归属感。现在,当一个 “绿帽文学” 写手成了他最大的业余爱好 —— 落到笔头子上的幻想十分简单粗暴、汁液淋漓:眼睁睁看着老婆被黑人民工(…)拖去强暴、给老婆下迷药叫来兄弟们共享、做慈善把老婆放到男公厕象征性收费五毛,更别提 “把老婆当作礼物开车送到色魔上司家” 这样的虐心设定了。

“从来没实践过,也不会实践,只不过是我的性幻想而已 —— 女的不也有老幻想自己被人强奸的么?”  他一边说着,发来了一张他夫人四脚朝天肉体横陈的照片。“怎么样?”

 

***
比起 “对妻子出轨焦虑的情色化” ,还有不少人把淫妻情结上升到了身心上的自我虐待 —— 他们往往戴着 “绿帽奴” 的名号活跃在各类 SM 论坛里。

在一篇得到 “绿帽圈” 广为认可(可能也跟 “必转热文” 式标题有点关系)的《绿帽奴等级指数,看看你达到了几级?》文章中,作者给出了一份量化了的绿帽奴行为准则:从新手级别的 “知道妻子在外有情人假装不知道” 到互相知情、主动询问妻子跟情夫交往细节但不加干涉的 “入门级” ,再到实打实的被调教与控制 —— 恳求 “绿帽主”(即妻子的 “情夫” )入住家庭、对自己进行贞操控制,甚至希望妻子怀上的是 “主人” 的孩子。

 

“这种被羞辱、驾驭的快感是建立在绿奴对妻子的 ‘所有权’  之上的。”

 

照着这份 “等级指南” 的模子,我试着在一个绿帽奴论坛里发布了一篇无论怎么看都很道德败坏的 “招老公“ 信息(容忍我给别人生孩子什么的)后,应征者寥寥:虽然有不少好奇人士留下了联系方式,但截至目前还没有哪位哥们是真正走心的。

“这个很好解释。这种被羞辱、驾驭的快感是建立在绿奴对妻子的 ‘所有权’ 之上的。没有已经建立起的契约关系和情感联系,他们就没法在这种关系中得到快感。” 论坛上的一位 “绿帽爱好者” ,同时也是一名心理学研究者的南丰这样告诉我。

“其实在不少文学作品中都能见到绿帽奴情结的影子。就像在《一千零一夜》中《四色鱼的故事》那样,第一人称的国王发现自己的王后与卑贱的黑奴幽会并称其为 ‘主人’  ,大怒之下惩罚了黑奴,却被一边在侍奉着黑奴的妻子施加魔法,下半身石化(像不像贞操控制?)并每日鞭打的故事。”

可 “绿帽情结” 到底是怎么回事?论坛上这些活灵活现的绿帽奴们真的会把它当作一种生活方式么?南丰认为,比起在现实生活中俯身为奴,更多人还是只愿意将这种被羞辱的谜之快感在线上分享而已: “至今心理学界还没有对绿帽奴这个群体展开过深入广泛的研究。目前学界把它跟窥阴癖这类性癖一起,归为成瘾症 —— 也就是在某种行为机制下,被羞辱的快感能够给予人持续性的刺激。但从我在这个圈子中的观察来看,能把绿帽奴当作生活方式的人还是少数,绝大多数同好只不过是在线上构建出一个性幻想帝国罢了。”

然而不管是幻想还是真正的生活,作为一个女性,在这些 QQ 群和论坛里游荡的这几天还是让我非常不适。倒不是因为他们的癖好多么 “重口” ,而是我在他们绝大多数人口中看似 “开放” 的关系(或对关系的幻想)中感受到的,还是最 “大男子” 的一厢情愿:“啊我是这么爱你所以想把你跟人一起分享/你的存在对我太重要了所以我要把对你的所有权让给别人好来段虐心快感” —— 可无论是分享精神还是所有权的概念,它指代的对象都不该是另一个活生生的人啊。

卵蛋网图解剧情卵蛋网GIF动态图出处